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 时评 > 十多年前的经历,到底为今时今日的他们埋下了多少伏笔?

十多年前的经历,到底为今时今日的他们埋下了多少伏笔?

2018-05-24 来源:搜狐汽车  浏览:    关键词:
原标题:十多年前的经历,到底为今时今日的他们埋下了多少伏笔?

“你不能预先把所有点点滴滴都串在一起;唯有在未来回顾时,你才会明白那些点点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所以你得相信,你现在所体会的东西,将来多少都会连接在一起。你得信任某个东西,直觉也好,命运也好,生命也好,或者业力。这种作法从来没让我失望,也让我的整个人生不同起来。”

或许,一切过往皆为序章。大时代也好,个人命运也罢,内在运行轨迹之繁复可能都是变幻莫测而又神秘诡谲的。不过再盘根错节的植物,终会只有一条枝干式的根系,由此旁支的根在其上才得以蔓延。
“舒服哥”自述里的转型和碰壁
前两日李书福亲自撰写的改革开放万字致敬文又在全国各大媒体头条刷屏了,可能其原因之一就是人们或许想从“舒服哥”的人生轨迹抑或心路历程里寻找到些什么,成功秘诀也好,点滴经历对后续的影响也罢,这都是外界所好奇的东西。

归根结底,人们其实更加在意,为什么儿时放过牛的人那么多,无牌照照相起步做生意的也不少,迎合市场潮流捣腾电冰箱和装潢材料的各方品牌势力全国更是成千上万,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华夏大地,但最后偏偏是李书福成功地“混”进了汽车圈,而且还如此风生水起,可能这个疑问仍将永远地存在于当年那些”舒服哥”的老对手们心里。
按照“舒服哥”自己的话说,如果不细分,至少曾经已经有过五六次创业(转型、升级)的经历了,每一次不见得都是最刻骨铭心的,印象深刻的可能也就是过程中的那几件,有如建厂几经波折仍找不到好厂房、运零件设备遭遇滂沱大雨、相关生产资质批不下来等关键节点上的事情。

汽车行业里他遇到的对手很多,而在这些过往多次创业时的不同行业里,“舒服哥”曾经遇到过的“敌人”就更多了。不过也并非所有的对手他都打败了,按他自己的叙述来理解,其实很多情况都是被迫转型的,从旧电器里分离金属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技术不再吃香了,被迫转型;搞装潢材料的时候,同行又开始抄他,让他在认识到知识产权重要性的同时,改玩摩托车;摩托车好不容易又做起来了,结果同行用偷税漏税的“新玩法”跟他不正当竞争……如果换一个角度理解,“舒服哥”除了自己确实是最后铁了心就要在汽车行业里做出一番事业以外,可能更多时候也是被“那些更精明的同行们”逼的。

当然,邪门歪道必然走不远,坚定心神终能有回报,当各个时期的经验不断累积,当过往的种种碰壁经历正向引发出正确的方法论合集,当对各行业的从业条件等基础发展条件的认知还有对大趋势愈发精准的把握和判断眼光都在“舒服哥”的人生经历中彼此交错纵横之际,他最后选择在最难啃的人类工业之王——汽车行业再战一番的决定一经作出,那些乔布斯口中的点点滴滴就像漏斗里的水,顺势而聚,汇成一线,飞流直下,滔滔不绝……
在那篇致敬文里,除了要感慨“舒服哥”的丰富经历所带来的别样人生体验以外,细腻的读者或许也能品出几分真诚来。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敢坦诚地冲着全国人民说,我当年开的照相馆就是无照经营,我当年为了生产电冰箱零件,就是私自接电源来着……

承认过去的自己在某些做法上确实欠妥不可耻,可耻的是明明自己内心已经认定不妥了,但仍在外在的行为层面去极力用各类更多的虚假来掩盖事实。因而之所以李书福的自述能激荡人心,除了他现在是一方巨擘能引人注目,还在于他还是个敢于返璞归真的平凡人。那些大雨里泥泞的小细节,或许令有过同样经历的创业人,发自内心予以认同;那些建厂日子里每个夜晚既为技术难关无法攻克发愁又得为厂址天天上下求索的辗转反侧,应该也能唤起每一个坚守者的通感。于字里行间,人们也能真切的明白,没有什么天纵奇才,只有自己曾毫无保留地付出过,机遇和命运或许才能接踵而来。
“魏大帅”决策中的选择同机遇
而如果说起对改革开放的内心感谢,那么除了李书福,在期间受益良多的车企老总还得提起一个人,就是那个曾经在长城上长跑的WEY品牌代言人(至少在C罗以前都是)魏建军。

时间回调半个月,斯时的2018北京车展再次让全世界为之感叹。而趁着全世界车企掌舵人齐聚一堂的难得良机,央视《对话》栏目做了一期主题为“中国汽车的责任与担当”的节目,或可谓千里逢迎,高朋满座。当着国内外诸多汽车人的面,在选择对自己而言意义重大的转折性时间节点时,魏建军很果决地选择了“2001年中国加入WTO”。可能如果“舒服哥”有来参加节目录制的话,八成也会选这个,毕竟,“舒服哥”也是在“入世后第二天”才拿到“准生证”的。

在那些对“跑十万公里不用修”的概念难以想象的日子里,其实言外之意是魏建军他想过而且还是不止一次地梦想着自己造的车能达到这样的水准;在回忆当初作为“不属于汽车行业里的汽车企业”调侃自己是“野狗”的声音里,其实反衬出的是极力想摆脱这些努力不被外界认可的标签;在对改革开放一致的感谢与对“市场换技术”决定的认同里,其实折射出的是他们一次次经历后的反复琢磨与思索。
在2000年左右的时间节点,除了次年的入世对魏建军而言意义深远,对长城汽车整体而言魏建军也做对了一次豪赌。赌对了,现在的话题就是为什么人家能赌对,赌错了,或许也不见得有太多人会多加关注,至多就是给后来者借鉴的失败案例里又多了一则。可能这种说法着实冷酷且不近人情,但现在如果不刻意地到那些其实仅有十几年前的历史里去翻找,真的不会有太多人记得有如“田野汽车”、“庆铃汽车”等与长城皮卡曾经同时代过也叱咤风云过的那些品牌。

不能抓住转型的机遇,或许就真的会被时代的潮流所淹没。就又如“舒服哥”每次被迫的转型,但总还是会建立在对国内各行各业市场风向的敏锐感知基础上。现在回想那个场景,可能当时魏建军工作上的下属们多数也不会理解,为什么要放弃“以‘飞龙在天般的’皮卡业务为主”的思路?魏总就这么大手一挥,说干就要干当时鲜为人知的“运动型多功能车”了?

力排众议这件事的难处就在于,除了要说服别人,更要在对别人意见部分认同的基础上重新一遍遍刷新审视自己的初衷,到底有没有问题,到底能不能成立,到底会不会完败……但事实情况是,在真正动手去做之前,除了能通过一系列市场调研和预期分析来做基础性评估以外,对这种全国此前都没做过的事业而言,必然没办法得到最为准确的答案。

最后还是多亏了两年后定位在八万级的赛弗横空出世,其在当时超过三万辆的热卖,让魏建军更有底气坚定自己的判断。毕竟,如果产品卖不好,任凭什么高瞻远瞩都失去了其立稳的地基,倘若当时的时代确实与魏建军的放手一搏不相适应,可能这些故事也都会被掩埋在过往的尘埃里。而随后哈弗H6的一代销量神话,则更成为了对“深谋远虑”的最好诠释。由此,“魏大帅”的“铁血治军”,也走进了带有正向认知的良性循环。

背靠着燕赵大地万里长城,面朝着再次于东方耀熠升起的炽红朝阳,魏建军或许还觉得,顺应着国家飞速崛起的恢弘交响乐章,又到了新的历史起点,下一个新的隐形风口也已经逐步开放,实现品牌向上的机会可能也已经顺理成章地到来了。于是他跑上长城,努力抓住转瞬即逝的机会,用力以自己的姓氏大写出一支冲击高端的慨歌。即便这可能又是一次难料胜负的豪赌,但是几十年的摸爬滚打或许让他看淡了每一次的得失喜悲,要是不能抓住大好的历史机遇继续向上发展,可能无论成败,日后的自己都会觉得可惜。

可是还不够,总觉得缺点什么。饱受过外界那些合作方作为其桀骜资本的技术的恫吓,方才能得出“核心科技关乎一切命脉”的同一性结论。每每回想起这些,不论是“舒服哥”还是“魏大帅”,应该都会有相同的失眠经历。在一次次头疼后的“惊坐起”之中,用尽全力咬咬牙:一定要搞出自己的技术来!

所以日后才有了一众行业及技术专家给予高度认可的1.5GDIT“中国心”发动机和七挡湿式双离合变速器,在那些零部件折射出的照人金属光泽里,闪耀着魏建军内心深处的骄傲。当国际裁判打出了与代表德国技术的变速器只差小数点后两位的细微差距的高分时,这种感觉就与李书福在万字致敬文里所表达出的潜在欣慰一样,都是过往点滴凝结后的集中呈现。

从改装车业务,到盯准国内没太多人做的皮卡,再到因为大城市限行退而求其次过渡到对SUV的专注,再到欲以魏派品牌开拓全新向上之路,最后到过往几十年积淀下呼之欲出的技术心血凝结,魏建军自2000年到现在的十八年里,做了太多次豪赌,可能有些失误是外界所不能了解的,但总体而言,颇为庆幸,大方向的豪赌,他都赌对了。
“新掌门”布局内的壮志与延续
言讫吉利长城,或许放眼国内自主品牌,就还得提起一个更带有历史感的词,红旗。

相比起“入世第二天才拿到准生证”的吉利还有2008年方能获得轿车资质的长城而言,头顶“共和国长子”和“第一汽车”光荣与梦想的一汽集团,使“红旗”自其源起之初就仿若“含着金钥匙出生”。不过也可能在温室里的花虽然由于养分足会更为好看,只可惜在生命长度上总还是比不上天天在野外经历风吹雨打的野花更能蔓延至兴旺。所以温室里的花绝对有野花比不上的华贵与滋养,但反过来讲野花也有前者所不能具备的芬芳与顽强。

但也正因为“红旗”这朵花无论是对于一汽人,亦或是国人来讲,都带有其他名称所不能比拟的荣耀与光芒,所以要想实现它的全面复兴,就更需要兼顾勇气与毅力去变革的决心和力量。
或许去年“空降”一汽成为董事长兼党委书记的徐留平内心是十分清楚这些的,所以和等待改革开放机遇的人们又有点不同,眼瞅着隔壁曾经的“野狗”们现在都纷纷借由领克还有WEY等品牌大张旗鼓冲击高端了,他就更必须要亲自操刀,来一次源于内部的“大改革”。

要想使第一汽车集团公司成为“国内第一、世界一流”的汽车企业,或许前提就得是使红旗品牌成为“国内高端自主第一品牌、第一销量”,又或许这两个选项也是相辅相成的。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以前,“解放是一汽的根,红旗是一汽的魂”的概念早已深入人心,而徐留平也深知,如果不能做强自主复兴红旗,一汽便无颜在中国汽车行业“立足”。

所以在12天前,那个整体讨论主题为“梦想与焦虑”的第十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现场,徐留平也曾表示,他的梦想是要让红旗“插”遍中国,然后再“插”遍全球,但唯恐时间不够充裕,而由此眼下的焦虑则是实现该梦想可能困难重重。“如何把红旗在做得叫好的基础上又叫座,这是我目前最主要的焦虑。”徐留平在现场,表述得尤为恳切。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